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真尊传 第二百八十章 敖青死

发布时间:2019-09-26 01:42:58

真尊传 第二百八十章 敖青死

“……”

“……”

……

一招金蝉脱壳,就让自己完全脱离了难缠的蛟龙,自己晕过去了,他们就不会再让自己去叫醒少爷了吧,

两边我都得罪不起,难道我就不能两边都不管了吗,你们是死是活,都和我无关了,

“%%¥%……,”

朱无戒此刻就不要提有多么郁闷了,你能不能还有点节操啊,都碎了一地了,

想要把这些事情都交给高霸天去做了,结果呢,人家也不是傻子,怎么会那么乖乖就做呢,你让我的去死,既然这样,我也让你尝一下我的感受,

“大哥,怎么也变成了这样了呢,哎,”

他们都不想说高霸天了,这样的演技你都好意思修出來,我们的眼睛都是瞎的吗,谁会看不见你是故意撞过去的,还叫的那么大声,也太明显了,

“喂,我说你,还不起來吗,”

高霸天一动不动,什么都听到,心中唠叨着看不到我,看不到我,多希望他们都可以直接忽略了他,当他不存在就好了,

“蝼蚁一般的人类,你是在耍我们几兄弟吗,还不起來是吧,”

蛟龙们都对高霸天的行为感到一阵可耻,鄙视,人类就是这样无耻,什么无耻的事情都做的出來,可是你也不用那么奇葩吧,我们都在看着你呢,你在干什么,我们看不见你吗,

高霸天还是一动不动,他都打定了主意,说什么都不起來,他自己已经当做自己不存在了,受伤了,难道我都受伤了,你们还要这样对待我吗,

“你是不是以为我们被锁住了就不能对付你啊,我数三下,你要是再不起來,就不要怪我们心狠手辣了,反正我们也不缺你一个人类,你说是吧,”

“哎呀,我怎么晕过去了呢,哇,这天气真好啊,阳光明媚

真尊传  第二百八十章 敖青死

,春风徐徐,”

再也憋不住了的高霸天蹦的跳了起來,一脸感叹着天气多么好,这是他沒有看到这是在塔内,哪里來的什么太阳,还春风徐徐呢,

那么多双眼睛都在盯着他,有鄙视的,不屑的,尴尬的,不一而同,不过他们都有同样的反应,那就是睁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惊愕看着高霸天,

“咳咳,你们这么看着我干嘛,我会害羞的,”

高霸天被那么多人看着,尴尬不已,突然就蹦出來了这么一句话,

“噗噗,”

“噗噗,'

……

砰砰

轰隆轰隆

火光蔓延了整片天空,黑白分明的火焰,灼灼燃烧,升腾起了无边的波动,荡漾在雪花飘荡中,轰击在了迎面扑來的巨大旋转波纹,爆裂的飓风声波吹过了火焰上,随时都会熄灭的火焰,在风的吹动之下,摇晃起來,只要稍微再发力,它就会熄灭了,

声波再一波吹來,吹过了天地的雪狐飘落,带起了无边的风暴,都聚涌在一起,汹涌澎湃冲击而來,覆灭了整朵黑白火焰上,天地中沒有了火焰的闪烁,留下了肆虐而过的痕迹,

“还沒完呢,”

秦风手一动,一个玄奥的波纹从他的手中散发出來,击在了漩涡上,只见包围起來的玄天魂火的风暴瞬间就停顿在那里,这一刻静止,一团黑白相间的火焰从中升腾起來,灼烧着周围的冰雪,淡淡的火焰接触到了风暴上,雪花上,玄天魂火的火焰尖上,出现了一股吸力,

拉扯着那些雪花,风暴,进到其中化作了精纯的能量,就连那些无形的风暴都在玄天魂火的灼烧之下,化作了有形的能量,

玄天魂火炽热的灼烧,令得所有的攻击停顿住,然后消散在半空中,肆虐而过的声波,风暴,雪花,缓慢地落在了地上,不扬起一丝雪花,空中还残留着淡淡的威势,以及一团黑白相间的玄天魂火,

“这是什么火焰,”

不甘心,极其不甘,拼命攻击的他,最终都在一团火焰面前,化作了虚无,一团火焰,威力惊人,无形的物质都能够燃烧,到底是什么火焰,

“你说它啊,”

秦风的身影出现在玄天年魂火面前,手一伸,玄天魂火飘落到他的手中,宛如一团雪花一样,那么轻,那么温柔,暗淡的光芒照耀着秦风的脸庞,奕奕灼烧,

“不过就是一团普通的火焰罢了,就算说了你也不知道,又是何必呢,你都要死的人了,还想那么多干嘛,你说是不是啊,”

“你……,”

敖青被秦风的这句话气的不行了,什么叫做我快死了,什么叫做你说了我也不认识,我活了多少年,所知道的东西又岂是你这样的小毛孩能够了解的,

“你什么态度,我不认识的东西,你这个小毛孩会知道,我吃过的盐都比这小毛孩走过的路多,”

“哎呦喂,这么自信,你真的想要会知道吗,”

秦风不相信看着他,他顿时怒了,我灵魂体打不过你,不代表我是无知的,我几岁了,而你才几岁,即使你是天才,知识这种东西不是说你想要急速提升就可以提升的,知识不是修为,要经过岁月的积累,才能学到更加多的知识,

“这团火焰,我叫他玄天魂火,不知道这么有自信的赖皮蛇,请问你知道吗,”

“玄天……魂火,”

敖青沉吟一阵子,不说话,眉头都紧紧皱起來,闷闷不乐,他还真的沒有听过有这么一团火焰,有这个名字吗,

“威力这么大,而且又那么诡异的火焰,我怎么会沒听说过呢,”

玄天魂火很好认出來,只要见过一次,都可以认出來,黑白相间的火焰,秦风手中的那团可以说是唯一的一团,在他所认识的火焰中,一一排除一番,还是沒有听说过,

“沒听说过吧,我劝你还是不要再在那里拖延时间了,你乖乖认命吧,”

秦风不再和他浪费时间,越是在这里待得越久,外面得情况就越惨,刚才的那声龙吼,秦风不知道外面的蛟龙听到了沒有,要是听到了,那么四人帮他们就有点危险了,

秦风身影一动,灵魂体向着敖青冲击而去,速度之快,敖青眼前一花,就失去了秦风的身影,还在纠结着秦风的那团火焰,然后秦风就消失了,等到他反应都來时,秦风已经出现在他的身后,

“这次你还能跑到哪里去,”

秦风捉住他的七寸处,手指都陷入到他的灵魂体里面去,敖青憋得通红,不断咆哮叫嚣着:“该死的小子,快点放开我,”

秦风无动于衷,任由他折腾,手还是死死锁在了他的七寸处,凝霜在不远处看到了秦风禁锢住了敖青,立马赶來这里,欣喜道:“秦风,这次本姑奶奶就原谅你了,快点把这老家伙交过來,我要狠狠揍他一顿,让他竟然敢欺骗本姑奶奶,”

秦风在敖青的七寸处打上了几个印记,封锁住了他的灵魂力,印记一打完,敖青绝望瘫软着身体,任由秦风把他抛到了凝霜的手中,凝霜高兴接住了敖青的身躯,

尾巴一扫,一砸,把敖青的灵魂体狠狠砸在地面上,跟着头颅不断撞击在他的腹部,头颅,尾巴鞭打着他的身体每一个地方,边打边唠叨着,

“我让你欺骗我,我让你夺取我的身躯,”

“我让你欺骗我的感情,我让你长得那么难看,”

“跑啊,你不是很能跑的吗,怎么不跑啊,跑啊,跑啊,给我跑,”

凝霜翻滚着敖青的身躯,尾巴不断拍,啪啪啪,脸蛋上,满是凝霜抽打的印记,伤痕累累,灵魂体跌到了最低点,仿佛只要那么一下,就会完全消散,凝霜也发泄得差不多了,狠狠道:“今天本姑奶奶就揍到这里,算你运气好,哼,”

“喂,秦风,这个老家伙交给你了,要杀要剐随便你,”

凝霜不愿意杀他,把他交给了秦风的手中,看在同族的份上,大家都具有龙的血脉的,凝霜狠不下心來,让他灰飞烟灭,只能交给秦风的处理了,毕竟他还是秦风捉到了,秦风不说放了他,凝霜也不敢善作主张,

“好的,你真的把他交给我了,你要知道,到了我的手上,他将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拿去,拿去,别來烦我,”

“好,既然这样,那个……那二个敖青是吧,你想怎么死,”

不可能放过他的,秦风可不想放虎归山,外面可都是他们的人,另外还有八头蛟龙呢,即使是锁链锁住了,可人家毕竟是七阶妖兽,七阶妖兽,封尊了,不是他们这些人能够抵抗的,

“哼,小子,我死了你们也别想活着出去,”

“我们能不能活着出去是我们事情,不过你应该看不到了吧,”

“哼,小子,我会等着你……的,”

玄天魂火一出,炽热燃烧起來,火焰淡淡,敖青的灵魂在玄天魂火的灼烧之下,快速消散,最后敖青不甘怒吼一声,就都被玄天魂火吞噬掉,吞噬了七阶蛟龙的灵魂的玄天魂火,咻的一声就回到了秦风的灵魂内,做最后的消化,

“我们也出去吧,”

说完,秦风的灵魂从凝霜的意识海中飞了出去,

黑龙江医健老年医院好挂号吗
黑龙江医健老年医院挂号电话
黑龙江医健老年医院下午几点开始挂号
黑龙江医健老年医院专家门诊
黑龙江医健老年医院博士专家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