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荒兽主宰 第七十五章 王者荣耀

发布时间:2019-10-12 21:49:01

荒兽主宰 第七十五章 王者荣耀

庞赫面皮冷不防又是抽搐了几下,不过好在他脸皮厚,当即冷笑道:“老夫做事,向来随心所欲,何况老夫也有随心所欲的资本。今日我即便是将那小子杀了,你们燕族能奈我何?”

“狂妄!”

燕耀骥暴喝一声,双目通红,周身气势狂暴而涨,顿时须发飞舞,犹如一尊煞神。

“今日你若动燕澜一根毫毛,我燕耀骥在此立誓,你们庞家今日所来之人,一个也别想跑掉,将永远地葬在我燕族领地。”

庞赫闻言微微一怔,虽然不明白燕耀骥,为何会说出这般有把握的话,但想到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燕族历经无数代而不灭,定然有其生存的底牌,若是真触动了燕族的底线,只怕靠他们几人,定然翻不动身。

沉吟片刻,庞赫声音幽然道:“既然燕族长放出狠话,我总得给些面子。这场比试我们输了,自然无话可说。想必燕族这两天也该动身去西山,会会那异兽机缘了吧。嘿嘿,我族打算明日出发,若是我所料不差,你们燕族应该也是明日动身吧!”

“还有,别以为此次比试我们输了,就以为我庞家尽是庸人。四个多月之后的武试盛典,我会让你们燕族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天骄。”

庞赫说完,不管燕耀骥作何反应,便朝自己族人掠去,随口嘀咕几句,十几个人便化作一团流光,飞离了燕族领地。

在离去的那一瞬间,燕澜抬头望去,敏锐的灵魂感知力,赫然察觉到庞赫与庞嚣等人眼中,闪烁着丝丝不甘的狠芒。

“此事恐怕还没完,不知庞家那些人,还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

燕澜低叹一声,心中对于强大实力的渴望,又炽热了几分。

随着庞家之人的离去,比试广场上又沉静了下来,气氛略显压抑。

连自家的族长都略逊一筹,他们可不敢像点评燕澜那般,对族长大人指手划脚,只好静观其变。

燕沐风望了望略有些虚弱的燕澜,再看了看场边沉吟不语的燕凌天,眉头微皱了几下,便跑至燕耀骥面前,颔首道:“族长大人,今日下午的比试,不知还要不要进行!”

燕耀骥长叹一声,严肃的脸庞浮现一股笑意,他遥遥地望着燕凌天,颇含韵味地道:“比不比试,这就要看凌天和澜儿的意思了!”

燕耀骥这话说得声音不小,只要修为尚可的族人,都清晰可闻。

“燕澜只怕不能参与比试了吧!”

有族人喃喃道。

“凌天不是说了,只要燕澜打赢了那家伙,王者之器就归燕澜所有!”

族人的眼神,纷纷朝燕凌天望去。

燕凌天一直在凝视着燕澜,沉默不语,但眼眸之中却一直有惊异之芒,显然燕澜的实力,也已让他吃惊不已。

听到燕耀骥说出那番话,继而察觉到族人纷纷望着自己,燕凌天微微一笑,便是朝场地中央走去,边走边道:“最终的王者之战,庞家那混蛋,已经代替我与燕澜比试,结局大家也已看到

,那混蛋被燕澜打跑了,所以,恭喜燕澜,成为新一届王者之器的主人!”

燕耀骥捋须一笑,满意地点了点头。

“嗷……”

全场雷动,族人尽情为家族天才欢呼起来,更有族人喜极而泣,忘情呐喊。

不知多少年了,燕族终于诞生出一名耀眼的天才人物。

在未来,燕澜或许会带领家族,重新登临至强巅峰,族人再也不用过着隐忍憋屈的生活,他们的后代,也将拥有更安定平和的生活环境。

毕竟,族人都知道,小小的天陆,蕴藏着多少腥风血雨的争夺,埋葬了多少呼风唤雨的族人。

家族的安宁,全是无数族人强者用生命换来的。

然而,有至强者坐镇的家族,却大不一样,别人不敢欺上门,自然就避免了杀伐。

燕澜的脸庞洋溢着笑意,深藏在心底的重压,随着他深深的呼气而尽数释放。这两日的比试过程中,经历了不少变故,知晓了诸多隐秘,令他一夜之间,似乎成长不少。

虽然王者之器对他的意义,自他得知龙象圣器的真相后,已对他不复当初的意义,但对于自己此刻所取得的荣耀,以及为父亲所争得的荣光,却让他舒畅不已。

族人欢腾良久,便是一睹王者之器交接仪式。

高台之上,燕凌天恭敬地将一竿黑色权杖交给燕耀骥,燕耀骥双手持王者之器,满含笑意地走到燕澜身前,将象征家族至高荣耀的王者之器,郑重地放到燕澜双手之上。

燕澜鞠躬施礼,随后将王者之器高高举过头顶,胸中豪情顿生。

数千族人纷纷起立,为燕澜鼓掌,为燕澜欢呼。所有族人都知道,燕澜以十四岁不到之龄,取得王者之器,其名足以载入家族名谱。

燕黎满脸笑意地站在燕澜身侧,兴致盎然鼓掌,满意地望着燕澜,目光之中尽是慈爱。

“澜儿,接下来,该是你名动天陆的时候了!”

燕黎望着天陆的苍穹,深深地呼吸了几下,他似乎已经看到了燕澜,纵横天陆的王者姿态。

燕澜尽情地享受着族人的欢呼,余光望着父亲燕黎,心中欢快之情更浓。

曾几何时,他看到其余组员的父母,为他们的孩子而骄傲,因他们的孩子而获得荣光,他多么渴望父亲能因自己而尽享族人尊崇。

母以子贵,父以子荣,这真是千古不变的道理。

当夕阳西下的时候,喧嚣两日的家族比试,便是落下帷幕。

“明日上午,当听到鼓声响起的时候,请大家务必在三炷香时间内,赶到广场上来!”

燕沐风朗声说完这句话,便跟随燕耀骥与诸长老离去。

目送家族核心人物离去之后,族人方才在意犹未尽中三三两两散去,言语之中无不抒发着对燕澜的惊叹与赞赏。

……

入夜,燕族宴客厅中,灯火通明,人声鼎沸。

这一晚宴,乃是真正为燕澜准备的。

燕澜与燕黎,分别坐于燕耀骥的左右,就连家族长老们,都要屈尊坐于燕澜父子的下首。

可是,这些长老却无丝毫怨言,因为燕澜所展现出来的实力与天赋,注定了他将来所达到的高度,定然会超越这里所有人。

屈于强者之下,自不会心生怨念。

“来,我们为王者之器获得者、我族天才燕澜,干杯!”

燕耀骥站立起来,端起酒杯高声喝道。他这一声喝叫,比昨夜更加兴致盎然。

参宴族人纷纷举杯高呼,燕澜也举起置满灵液的杯子,开心地一饮而尽。

酒足饭饱之后,自然是对最终获胜者进行赏赐。

燕澜凝望着被锦帛覆盖的木盒,心情也不由激动起来,赏赐的滋味真是美妙啊,只是不知,这次又是赏赐的什么!

滨州治疗龟头炎费用
焦作男科
铜陵治疗阴道炎方法
滨州治疗龟头炎医院
焦作男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