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通天之主 零五五 当场拍卖

发布时间:2019-09-13 20:35:48

通天之主 零五五 当场拍卖

(照例三求!求点击、求推荐票、求【收藏】!!)

叶斩把半死不活的富韬拍给东山二凶,自己却后退几步,硬生生卡进了沙老和赤荧当间。

赤荧不愿与叶斩紧挨在一起,脸色极不自然地往旁边挪了挪身子,瞪眼道:“你干嘛?”

“不干嘛!”叶斩刚捅了富韬,现在却还笑得出来,“不过他俩就得靠你跟沙老收拾了。”说着,左右手齐齐指向东山二凶。

不得不说,酒馆里除了叶斩和当值都统外,没人认识赤荧跟沙老,否则东山二凶不尿裤子就算是好的了,又岂敢杀过来。

“这种小角色,老娘可没工夫收拾!”

赤荧显然不太想成为叶斩的帮凶。可她话音刚落,就听沙老桀桀怪笑两声,一个闪身,人已出现在东山二凶两人之间。

东山二凶不愧是[入微]境高手,沙老刚一出现在他俩之间,两人就凭藉着“造微入妙”的感知双双改变了攻击线路,转为袭向沙老。

“嘿!”

沙老干笑一声,双手倏抬,迎着二人的攻势反击回去。

“蓬蓬!”

两声爆响几乎合二为一,叶斩惊奇地发现东山二凶的脑袋和肩膀都被拍飞出去,一瞬间化为细沙,在酒馆里的气流吹拂下,四散。

当值都统见状,眼露惊恐,但嘴里还是忍不住憋出几个字来:“神通[沙魔]!?”

赤荧却一点也不惊诧,反而撇嘴道:“老沙,你又在现了,看把那些个小年青吓得……”

的确,不止近距离全程观摩完沙老秒杀东山二凶的叶斩震惊至极,远处那些本打算看叶斩笑话的家伙们更是一个二个呆若木鸡,甚至随着东山二凶的尸体重重摔在地上,见尸身上巨大的伤口仍在簌簌流着细沙,有人当场就尿了。

“魔、魔魔鬼……”

“那个全身绷带的老家伙到底什么人啊?”

“刚才叶斩后退,似乎跟他说了句什么,该不会那老家伙是叶斩的护卫吧?”

“怎么可能?那绷带老人挥掌之间便灭了[入微]境的东山二凶,最少也得是[通窍]级别的大高手,而叶家就是个破落户,连个通窍高手都没有,老人会听叶斩的?”

也就在众人压抑着声音议论时,叶斩扬声道:“诸位,相信你们也看见了,是富韬主动来惹我的,我这个人一向爱好和平,但他自己要作死,就怪不得别人了!”说着,他弯下腰在富韬尚未凉透的尸体上好一通摸索,终于从贴身衣物的口袋里翻出了块玄月令。

“现在富韬已经死了,这块玄月令他自然也就用不着了,你们有谁想要的吗?”叶斩这话一出,围观的青年才俊们先是一愣,旋即都激动起来。

要知道,玄月门每届的遴选都会有不少没得到玄月令的家伙慕名前往,然后会有小部份奇葩或为了敛财或因为自身没凑齐需要上交的元丹而出售玄月令,所以买卖玄月令乃至劫杀玄月令都不是什么稀罕事儿!

正因为如此,见叶斩打算出让富韬的玄月令

,那些慕名前往玄月门的家伙自然激动不已。

酒馆里一阵静默,闹得彪乎乎举着玄月令的叶斩有点尴尬,正想收回手,终于有人按耐不住道:“富韬的玄月令我要了,我出三百蓝金!”

听到这话,人堆之中那些龟缩起来的富家随从有个别人忍不住嚷道:“你凭什么出钱买?二少爷的玄月令是属于我们富家的。”

“没错,那玄月令是富家的。”

“就是就是……”

听到这番起哄,沙老立马看向叶斩,以眼神示意,询问他要不要斩草除根。

叶斩微微摇头。

赤荧见状略显焦躁,本打算看笑话的她到底还是没忍住,在叶斩耳后小声提醒道:“莫非你就不怕替你叶府树敌?”

叶斩翻了下白眼,很想说叶府关我屁事,而且要想保住“是他杀了富韬”这个秘密的话,除非把这里的人都杀光才行,不然消息还是有可能被其他人泄露出去。

所以叶斩懒得给赤荧什么正面回应,反而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瞄向喊价之人。

倒是边上的当值都统见叶斩刚刚才指挥沙老杀完人,这便又得了赤荧的好意提醒,顿时对他刮目相看。

本来听了富家随从的嚷嚷,喊价之人脸上多少有些挂不住,可一对上叶斩的眼神,发现他老往富家一干随从身上瞟,顿即醒过味儿来:“草,富韬都死了,你几个奴籍之人在这儿瞎吵吵什么?”说着,呛啷一声抽出随身佩刀,毫不犹豫地砍向了带头起哄的富家随从。

见此一幕,赤荧有些愕然,沙老瞥向叶斩的目光里却尽是欣赏。

果不其然,当第一个喊价之人向富家随从们下毒手后,其余有心竞价的家伙还有他们的跟班俱都抄家伙把富家的一帮随从当场砍死。

回过味的赤荧惊异地看着叶斩,仿佛刚认识他一般。

赤荧好歹是个美女,叶斩却从来不惧被美女行注目礼,坦然接受。他又瞄了眼已经死透的富家随从们,按部就班道:“好啦诸位,聒噪之人在大家齐心协力下已被剪除干净了,下面我说一说富韬这块玄月令的底价……”说到这儿,叶斩比出三根手指,“三颗元丹,最少得是三品中等,有意竞价的朋友请出价。”

这话一出,刚才头一个喊价的人好不尴尬,很想怒叱叶斩无视蓝金,可偏生沙老在旁虎视眈眈,令他没敢发出任何牢骚来。

此时,另一个华服青年叫价道:“我聂百胜出三颗三品中等元丹!”

话落,立马有涨价的:“我国锐出三颗三品中等元丹一颗下等元丹!”

“我佟虎出四颗三品中等元丹!”

“我章一飞出五颗三品中等……”

随着喊价越来越离谱,不少人都自觉退出了竞价。

当有人喊到二十九颗三品中等元丹时,叶斩不得不提醒道:“我需要的是一手交令一手交元丹,若有人喊了高价却没法当场拿出那么多元丹,我想沙老是一定愿意跟他聊聊的。”

沙老闻言很配合地怪笑了几声:“桀桀桀……”却把喊二十九颗元丹那小年青吓得夹紧了裤裆。

就在这时,酒馆门口传来一抹雄浑的男声:“我百里斩级出三十颗三品中等元丹!”

听了对方自报出的家门,叶斩的剑眉不禁挑了挑,下意识就用上了拍卖行那一套喊话方式:“百里斩级出价三十颗元丹,还有更高的吗?”

可惜百里斩级凶名在外,他这一出价愣是没人敢接,又或者三十颗三品中等元丹的价格实在太高了,没人愿意再接,总之富韬那块玄月令的价格就在“三十颗三品中等元丹”上定了下来。

“哈哈,既然没人愿意出更高的价格,那么富韬这块玄月令就归百里斩级所有了。”说罢,叶斩旋身看向酒馆门口的百里斩级,“百里兄,请拿出元丹来,你我以物易物吧!”

百里斩级方面大耳,天庭饱满,身形轮廓有种充满豪雄气概的强悍味道,深邃的眼神中透着几分狡狯,看向叶斩的时候却流露出一丝不屑,而随后瞄见沙老和赤荧,他的目光又变得戒惧起来。

“哈,没想到还真是二位前辈,晚辈百里斩级这里有礼了!”说话间,百里斩级已然朝沙老和赤荧躬身为礼。

沙老和赤荧却连哼哼一下都欠奉,显然把百里斩级当作了空气。

叶斩见状心头微动,索性将富韬的玄月令抛给了沙老,道:“老沙,这令牌就由你跟百里斩级作交换吧!荧姐,咱们入席。”

赤荧一听他的称呼,顿时杏目圆瞪,传音入密道:[老娘就暂时配合你一下,回头再收拾你小子!]说着,她横了有点呆滞的当值都统一眼。

当值都统感受到赤荧的目光,浑身一激灵,连忙躬身道:“赤荧大将,您这边请!”

听到[大将]二字,那些原本很不忿叶斩干掉富韬白得一块玄月令的家伙霎时噤若寒蝉。

额滴个乖乖,搞了半天那穿着一身火红霓裳的美女竟然是个大将,莫非是传说中的银月王四大将之一?天呐!

与此同时,正与沙老以物易物的百里斩级更是亚历山大,他一直瞅着沙老那只缠满绷带递过玄月令的手,生怕一个不好就中了“沙化”神通,届时小命不保,那还要玄月令来有屁用啊!

因此,百里斩级很爽快的率先把装有三十颗三品中等元丹的兽皮袋丢给了沙老,随即戴上一只手套道:“沙前辈,元丹我都给你了,令牌还请丢过来吧!”

“桀桀,你小子倒还真是谨慎,不过你确定这样就能挡得住我的神通?”沙老一边怪笑一边打开兽皮袋检查元丹,确认无误后,这才把富韬那块玄月令扔了过去。

百里斩级以戴了手套的手抓住玄月令,检查了一下编号后,确定是富韬的那块令牌,当下狠狠地跺了跺脚,迅速离开了酒馆。

与此同时,师未寒宿处。

“公子爷……”

“什么事?”

“叶斩去了酒馆,现在事情有结果了。”

“什么结果?”师未寒的语气中隐隐透着一丝兴奋,“叶斩现在不死也该重伤了吧?”

“不、不不是的公子爷,叶斩毫发未损……”

“什么!?”师未寒还以为自己幻听了。

“倒是……”

“倒是什么?”

“倒是富家的人,包括那个您很看好的富韬都已经死绝了。”

“这、这怎么可能?!”

(照例三求!求点击、求推荐票、求【收藏】!!)

.

.

小孩发烧38度怎么办
宝宝突然不爱吃饭怎么办
小儿便秘饮食注意什么好
尿液浑浊发红是什么原因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