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圣武称尊 第一百一十章 挑衅

发布时间:2019-09-24 19:18:14

圣武称尊 第一百一十章 挑衅

辛苦厮杀许久,最终好处却被抢走,玄麒微微偏过头,紫瞳幽怨地看了楚天一眼。这让他有点不好意思起来,本意只是想节省时间,不想弄成这副情形,实出无意。

此间妖兽死去后,那些光点似能有意识的认人,洗礼的目标,仅取决于谁发动了最后一击。

解决掉金毛猿之后,楚天领着玄麟往更深处走去。途中遇到不少人,其中佣兵、狩猎者、独行客间杂,不过面对有着地利优势的后期妖兽,大多数人选择了联合,三两成队,四五抱团,刀剑乱砍,枪戟胡刺,打的那叫一个热火朝天。

虽然以多欺少,但彼此勾心斗角,皆不出十成气力,蓄势迅疾爆发。显然,他们也知道抢人头的重要性。

如此以来,倒给了对手一些可乘之机,处于围剿中的妖兽凶性大发,雾气凝聚身躯,扑咬之际,倒很是造成一些伤势,不时有保存实力的倒霉蛋一时不察,脖颈被咬断,小命当场丧失,造成团队少人减员,剩下的人认真起来,用尽所能不让局势倾覆。

当然,有的队伍就悲催了,因蓄力过猛,妖兽发飙,突破围剿一阵乱咬,伤员过半,余者见势不妙,欲化作鸟兽散,却在撒腿就跑时,被妖兽一一追上杀死,当场致使团灭,在楚天眼前上演了血淋淋的一幕。

对这种情况,楚天摇了摇头,这种合作令人不敢恭维,保存实力保存到断送小命的地步,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他随意看了看,并没有上前补最后一刀的意思,虽然眼前不见劲敌,可没仇没恨的,不愿无缘无故去抢别人的收获。能看到的妖兽均已有主,便自顾自的往深处走。

视线逐渐清晰,雾气渐渐变淡,夜空中漂浮着无数云朵,这本是没有的。

云朵应与白雾同出一源,因为楚天时能见到,当一些妖兽发狂时,上面的云化作道道白线垂天而下,若被牵引般加持在其躯体之上。是以身边雾气减少,地利优势却不减反增。

秘境中的月亮迥异于外,看似微弱的蒙光竟似不可阻挡,无论是渐厚的云层,还是弥漫的雾气,都不能造成丝毫的阻碍,皎洁精致的月轮,点亮了整片森林,使人们无须点燃火把,便能在如墨夜色中肆意行走。

......

“难道这里还有人住?”楚天惊讶的望着院中的几间草舍,一时竟忘了身在秘境,还以为来到普通的农家院呢。

“你傻了,此地仍属幻雾林,为那位强者所改造,怎么会有人在里面生活,又不是在外面。”毒舌如老狐狸,自不会放弃任何打击后辈的机会。

楚天笑了笑,也觉得自己异想天开。这种事也不能怪他,毕竟这些草舍太真实了。

泥土房体怎么看都是人工制品,房顶的茅草上沾染有雾气液化的露珠,场圃地面虽是泥土,却打扫的干干净净,略带湿润走过去也不会弄脏鞋袜。

四周是一圈稀疏的篱笆墙,而楚天和玄麟,正露出副惊呆了的表情,伫立于院中的场地上。里面植有桑麻之类,外边生长的树木,也失去了别处树木的参天高度,就像村落中的那些一样。

待心情平定,深吸一口气,楚天快步走到居左的草舍前,伸手咯吱一声推开柴门,里面并无灰尘,只是由于长久未开的关系,略显阴暗潮湿。

他迅速转了一圈,不觉有什么异常,正欲出去,眉心微微一挑,偏过偷来,目光落在屋角的稻草人身上,急行数步,探手覆盖在它的肩膀,闭目凝神默立一炷香的时间。

草人剧烈颤抖起来,宛如被引爆一般,忽的炸开,地上多了堆乱草。楚天睁眼回过神来,脑海中已经多了道信息,略作浏览后,他眉头微皱,二品武学“叠影掌”,在旁人看来或许不错,可在他的眼中,并没有太大吸引力。

“修炼一下试试?”老狐狸沉声道。

闻言楚天愕然,可此老口气严肃,似非开玩笑,出于信任,二话不说将心神放进信息中。

当他修为尚浅时,就能将四品武学阴阳印入门,二品的自然没多大难度,不到盏茶时分,便尽数消化完毕,施展方式了然于心。

楚天深吸一口气,气息下沉,目光一凝,元力凝聚右手,掌心向前迅猛轰出,途中诡异震颤,一道黑色掌影滞留分离,顿在空气中只一瞬,便后发先知追上覆盖,此番加持下,掌缘忽有劲风呼啸,倒颇有几分威势。

“有些门道,却也不值得老祖亲自提醒。”他心中正纳闷,忽有雾气凝聚与手掌,掌上携带的力道,竟陡然暴增许多,攻势停止,气浪从掌心脱离,猛地轰在墙壁上,土墙摇摇晃晃好一阵子,方稳定了下来。

忽然忆起与金毛猿相斗的情形,原来除了妖兽之外,人一旦修行此间武学后,也能得到这种地利优势。白雾加持后,这普通的二品武学,在秘境中竟能发挥出三品的威力,元力的消耗依旧保持二品的程度。

一念至此,楚天折身出屋,步履如飞推开另一扇无门,走入居中的草舍中。这间房屋无论高度,还是面积,都是三者之最,屋角的草人面目清晰许多,竟然咧着嘴呵呵而笑,结扎的稻草绵密许多,显然更加用心。

“这里面记载的武学应当更高级,想必在三品以上。”他脸带欣喜地嘟囔道,不知道是自语,还是跟身后的坐骑讲。玄麟做出洗耳恭听的模样,小鸡吃米般温顺的点头。

楚天走进几步接近稻草人,探手摸它的肩膀,闭目凝神接受信息,玄麒紫瞳看了一会儿,觉得无趣便合眼暂歇。

门口脚步声传来,跫音急促纷杂,来者显然不少。玄麟腾升而起,兽瞳暴睁而开,其中紫意更甚,示威性的怒喝一声,意欲震慑侵犯之人。

“咦,是这个小子。”邹建指着屋角愤愤地道,楚天的银发甚是显眼,见过一面之后,想认不出都很难。

“他这副样子,难道是在接受传承。”邹明不愧是老江湖,眼珠狡诈的转了转,便猜了八九不离十。

“这畜生生气了,啧啧。”

来此的人共有五六个,皆是魔豹佣兵团的佣兵,他们人数太多,若挤在一起的话,人多粥少不好分,林青便令手下分路行事,各自寻求机缘。开口调笑的是曹鑫,修为与邹明相若,达到练体九段,也是团内一把好手,斜拖钢枪,神态轻慢。

察觉到语气中的那种蔑视之意,玄麟紫瞳中怒意升腾,浑身乌光一闪,却被曹鑫横枪拦住,龙角轰的一声,撞在枪杆上。此人看似粗鲁,实则心细如发,趁手钢枪无时刻不离身

圣武称尊  第一百一十章 挑衅

,显然是那种经验老道之辈。

玄麟爆发蛮力,往前猛拱,曹鑫被迫后腿十数米,脚掌将地面犁出道深深的痕迹,里面土壤中分而开,宛如土龙一般。精钢制作的枪杆弯曲成令人担忧的弧度。

体内元力注入钢枪,他握紧钢枪,往外狠狠一推,以反弹枪杆为弓,将玄麟作箭爆射出去,重重轰在墙上,此乃泥土所建,自然不甚坚固,整个草舍崩塌下来。

邹明等人见势不妙,及时后纵避开,茅草房顶倾泻栽倒下来,将伫立接受信息的楚天连带玄麟盖在里面。

灰尘蔓延在空气中,乱草堆中,玄麟摔掉身上碎土,以它的变态防御,自是毫发无伤。

楚天推开断墙,咳凑着缓缓走出,灰头土脸十分狼狈。身体上也不见伤势,但他的脸上,陡然浮现出令人心寒的怒意来,银瞳落在远远躲开的敌人们身上,其中一抹厉色如电掠过。

枉他像傻子一样呆立好久,眼看就要接受完毕,却被这几人无故打断,既如此,王八蛋,受死吧!

淮安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南阳男科医院哪家好
银川男科医院
如何去沈阳脑康中医院
上饶信州协和医院周日有专家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