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455名员工在这家上市公司干了一个季度营

发布时间:2019-04-04 03:38:13

(原标题:最囧上市公司:9亿总资产,455名员工干了一个季度,收入零!)岁末年初,又到了各位写总结的时候。但对总资产达9亿元的上市公司

(原标题:最囧上市公司:9亿总资产,455名员工干了一个季度,收入零!)

岁末年初,又到了各位写总结的时候。但对总资产达9亿元的上市公司群兴玩具(002575,SZ)的455名员工来讲,交出的总结无疑很“囧”:

在去年第三季度,公司的营业收入居然为0!

更“囧”的是,在主营业务玩具经营惨淡的背景下,群兴玩具也在积极谋求转型,因而在4年时间里搞起了手游、核电、新能源动力电池。

——固然,这三次转型都失败了。

深交所也注意到了这类异常的情况。近日,群兴玩具的主业和未来发展情况遭到深交所询问,随后,群兴玩具在回复中表示,公司打算投资建立B2B+O2O玩具渠道电商系统的实行主体,推动公司玩具产业升级转型第一阶段落地实行。

——换句话说,群兴玩具在折腾几年后又打算卖玩具了……

▲群兴玩具专卖店(每经 欧阳凯摄)

净利润连续7年下滑

2011年4月,群兴玩具成功通过IPO在中小板上市,彼时,群兴玩具的财务数据较为优良。根据当时招股书表露,上市前三年,即2008年、2009年、2010年,群兴玩具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07亿元、3.59亿元、4.66亿元,净利润为0.23亿元、0.39亿元、0.58亿元,营收和净利双双稳步增长。

上市以后,从2011年到2016年,群兴玩具的营业收入仅在2012年到达顶峰,为5.05亿元,尔后不断下滑,到2016年只有2.51亿元,不及2012年的一半。而净利润更是上市当年就迅速变脸,2011年净利润为0.52亿元,同比下降9.09%。2012年~2016年分别为0.44亿元、0.24亿元、0.15亿元、0.18亿元、0.13亿元,2016年的净利润已不及2012年的三分之一。

2017年,群兴玩具净利润首次堕入亏损,财报显示,公司前9个月亏损1520万元,更有意思的是,去年第三季度,群兴玩具营业收入为0,截至去年9月底的存货也是0,其资产负债率更是低至1.20%。群兴玩具因此预计全年亏损约0.14亿元至0.21亿元。

事迹下滑背后,群兴玩具产品产销量也是一落千丈。群兴玩具2012年年报数据披露,公司2011年度玩具生产6544.69万件,销售3254.31万件,而到2016年,群星玩具生产量变成1263.92万件,销售量也减少至1297.62万件。上市以来,群兴玩具的产量已锐减了8成,销量也锐减了6成。

▲群兴玩具门口,大门外铺着一层黄沙(每经 欧阳凯摄)

在股东持股方面,每日经济(ID:nbdnews)了解到,截至2017年9月30日,群兴玩具的第一大股东为群兴投资,占到总股本持股比例44.85%,而群兴投资的股东分别为林伟章、黄仕群、林少洁、林伟亮,分别持股40%、30%、20%、10%,群兴玩具的实控人为林伟章。

林伟章从事玩具行业已有20余年,虽为实控人,但两年前已退居幕后。2016年8月底,群兴玩具一举换下所有董事会成员。随后的9月20日,群兴玩具公告称,经董事会通过,选举纪晓文担负董事长,同时聘任朱小艳总经理(总裁)兼财务负责人、董事会秘书,林伟章和一系列高管退居幕后。

值得注意的是,纪晓文、朱小艳均来自深圳惠程(002168,SZ),与他们一同进入群兴玩具的还有安鹏啸及邢伟,4人均是深圳惠程原管理团队。其中,纪晓文及朱小艳被市场视作“德隆系”旧将。纪晓文善于资本运作,此前在担负*ST9发董事长时,曾创造出A股历史上30个涨停板的神话。

据了解,2014年,纪晓文与杨富年搭档,进驻深圳惠程,担负董事长。后者曾在原德隆团体核心子公司——中奥环保高科技公司及博盈投资任董事长兼总经理。当时,深圳惠程深陷事迹困境,在核心高管人员逐步退出后,纪晓文等人随后进场。

有市场人士借此猜想称,群兴玩具和深圳惠程颇具类似之处。首先,二者的主业都逐年下滑;其次,二者大股东都成心退出并大比例减持,深圳惠程原大股东早有退出意图,曾大比例减持15%。这与群兴玩具的控股股东退出路径十分相似,它下一步面临的也许就是资产重组或资产注入。从目前筹划股权转让触及实控人可能变更的情况来看,群兴玩具极有可能是先变更实控人,然后注入资产,即目前流行的类借壳模式。

对于此次公司股权控制人转让是不是会涉及到资产重组,又是不是会触及借壳?群兴玩具也回应称,公司控股股东目前正在筹划的系股权转让事宜,暂不触及其他事项,后续进展以公司公告为准,如后续触及重组,公司将严格依照相关规定及时实行信息表露义务。

四年三次重组均失败

▲群兴玩具在汕头市澄海区南港段东侧厂址,厂房和宿舍楼目前均已空置,正在招租中(每经 欧阳凯摄)

主业萎靡不振、事迹惨淡的群兴玩具也曾接二连三地推动产业转型。每日经济梳理发现,从2014年7月至今,群兴玩具推动了三次重大资产重组,先后涉入手游、核电、新能源动力电池,但最后均是无疾而终。

最早进入群兴玩具视野的是手游。2014年7月,群兴玩具拟以14.4亿元收购手游公司星创互联100%股权,希望以玩具和游戏为载体,发掘玩具和游戏的协同效应。按照计划,群兴玩具将向星创互联股东发行股份支付4.6亿元,现金支付9.79亿元,并配套募集资金4.8亿元用于现金支付。

但是意外的是,同年11月,因参与重组的有关方面涉嫌违法被稽查立案,群兴玩具被暂停审核。最终,群兴玩具推出的重组方案被否,缘由是监管层认为,本次重组标的公司未来盈利能力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两年后的2016年6月,群兴玩具再次抛出重组预案,拟向三洲特管、中国核动力院和华夏人寿发行股份,购买其合计持有的3洲核能100%股权,标的价格为16亿元。但仅仅两个月后,群兴玩具便宣布终止该重组,对重组终止原因,群兴玩具解释称,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核动力事业部发函表示,此次交易时机不成熟,因此原则上不建议中国核动力研究设计院所持四川三洲川化机核能装备制造有限公司股权参与本次交易。

两次重组失败,分别由于标的质量和标的股东的缘由,尔后,在董事会大洗牌以后,纪晓文、朱小艳带领团队入驻董事会,群兴玩具迎来了第三次重组,但仍然逃不过失败的宿命。

2017年3月,群兴玩具新的重组预案出炉,通过发行股分方式收购时空能源100%股权,切入新能源汽车锂离子动力电池系统领域,交易价29亿元,溢价率近18倍。然而到了9月,群兴玩具宣布收购时空能源的计划终止,称标的公司控股股东时空电动认为,自表露预案以来,群兴玩具股价持续处于下跌或调整状况,若继续实施原方案,交易对方将以远高于二级市场的换股价格取得公司股分,对标的公司股东较为不利。

三次重组失败,在对原有玩具行业探索转型之路同时,群兴玩具仍然坚定要通过跨界转型拓展第二主业来提振业绩,但每日经济(号:nbdnews)发现,群兴玩具第二主业的方向依旧模糊不清。

2017年半年报中,群兴玩具称肯定了新主业拓展方向是智能交通,随后的9月27日投资者说明会上,群兴玩具又称将继续在能源、环保、兵工、基建、数据、互联等领域拓展第二主业。但在最近对深交所问询函回复中,群兴玩具再未对第二主业作出解释,只是表示,公司在稳步推动业务升级转型的同时,将积极寻求外延式并购引入优良资产,实现第二主业的拓展,助力公司盈利能力的提升。

随着控股股东谋划退出,群兴玩具的主业是不是将产生变动,正在全力推动的玩具业务转型之路是不是还将继续走下去?群兴玩具近日对深交所给出的回应称,公司对未来充满信心,将继续推动玩具业务的升级转型及第二主业拓展,通过内涵式增长与外延式并购促进公司延续、稳定发展,提高公司的核心竞争力与抗风险能力。

群兴玩具的第二主业该做啥?你给支个招吧。

相关Tags:

大腿肌肉酸痛怎么消除
低热肌肉酸痛怎么回事
高烧时手脚发热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