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霍尊的父亲竟然是火风霍尊是星二代来头大揭

发布时间:2019-02-03 18:53:29

霍尊的父亲竟然是火风 霍尊是星二代来头大

不知道各位有没有看过《中国好歌曲》,如果看过的话,相信大家对那个扎着个小辫子的大四男生霍尊有印象。实际上霍尊的父亲是著名的歌手火风,他可以说是个典型的星二代。

《中国好歌曲》选手来头大:霍尊父亲火风 母亲仲小萍曾经红遍中国

霍尊和父亲火风

1月3日,《中国好歌曲》在央视3套开启中国原创音乐盛典的大门。由刘欢、周华健、蔡健雅、杨坤组成的扬州菜评审华丽登场,该节目一开播就卖点不断。首先是刘欢的再度出山,曾任《中国好声音》评委的刘欢曾发誓不再做导师了,这次能够再度出山,足以证明他对《中国好歌曲》央视节目平台还有节目本身的认可。而第一期节目果然不负众望,首站舞台上就出现大量不同曲风的原创好歌曲,可谓卧虎藏龙。《中国好歌曲》每场有7位选手亮相,而在第一场较量中,刘欢就马力全开收下了霍尊、王矜霖、张岭、涂议嘉四位唱将,杨坤、周华健、蔡健雅则分别收获一位选手。

当天刘欢两度湿了眼眶,第一次是被火风的儿子霍尊的歌曲所感动,第二次则被崔健的贝斯手张岭的精神所感动。

霍尊

首期节目就让刘欢感动到流泪,实在是出人意料。而这位让刘欢落泪的歌手叫霍尊!他的原创作品《卷珠帘》带着浓墨重彩的中国古韵的歌曲,曲调优雅高格,旋律自然流畅。而在这样的古风曲调中,作者也敢于出新,剑走偏锋,融入了大量现代流行音乐的元素,然而听起来却毫无违和感,让人不禁想起了刘欢为《甄嬛传》创作的中国风的作品。即好听,唯美,充满民族韵味,又与时代接轨,时尚好听。听到一半,刘欢、周华健和蔡健雅就同时推下按键,杨坤也几乎在最后一刻推下。

刘欢老师默默地为霍尊抹起了眼泪:你的歌让我非常地感动,这是我自己都没有想到的,我现在坐在这儿,竟然还有一首歌让我听到一半,我就Hold不住了,太好了,我们在这里都没有白来!那霍尊为何创作的那么好?他也绝非等闲之辈!且听达人钧钧为您八一八。

霍尊小时候和父亲合照

霍尊原本星二代,背景不一般。霍尊绝对不是等闲之辈,说出来吓人一跳。他的爸爸是凭借《大花轿》、《开门红》、《老婆老婆我爱你》等歌曲火遍中国歌坛的歌坛硬汉火风。当年火风可谓红极一时,连续三年登上央视春晚舞台。霍尊的母亲仲小萍也非等闲之辈,虽然这个名字很多年轻人不熟悉,但仲小萍80年代也在中国歌坛也红极一时,跟张行、吴涤清等歌手并称为当年最火的歌手,在CD和卡带盛行前,仲小萍灌制过很多黑胶唱片。说出来吓你一跳,就连如今的歌坛大姐大那英都得管霍尊的妈妈叫姐姐。可想而知仲小萍在娱乐圈内的人脉、地位都不一般。

而凭借爸妈的遗传和后天的努力,霍尊如今也已经是上海天韵文化的签约歌手,他也曾经是东方卫视真人秀节目《声动亚洲》亚洲赛区三强。凭借《High歌》、《痒》等走红歌坛的性感歌手黄龄正是霍尊的师姐。你听了霍尊的《卷珠帘》再看看他的背景你就知道霍尊出来走红歌坛是迟早的事情。据达人钧钧了解,虽然霍尊的爸爸火风和妈妈仲小萍如今已经不在一起乐,但是,二人对于霍尊的爱丝毫没有减少。妈妈仲小萍甚至为了儿子在很年轻的时候就退出歌坛,对于仲小萍来说儿子霍尊就是他的一切,她会不遗余力地培养儿子成才。霍尊有这么好的妈妈真是他的福气。

霍尊和父亲火风在后台

虽然是火风的儿子,但是霍尊无论从外形还是唱功都跟火风的风格截然相反。火风走得是歌坛硬汉形象,而霍尊则走音乐才子的路线。形象温文尔雅,声音也细腻多情,极具辨识度。他不仅是个创作天才,唱法也是独树一帜,他一张嘴你就觉得与众不同,虽然乍一听音质有些像费玉清,但是他独特的岛歌唱腔深邃悠远、清澈动人、宛如天籁。

除此之外他还擅长钢琴,擅长创作,他励志做全亚洲最温柔最治愈的男声。而这一点也正是令刘欢、周华健感动的,而以创作见长的蔡健雅也说霍尊的声音很难被模仿。

应该说在美国学习工商管理专业的霍尊感动《中国好歌曲》刘欢、周华健等数位评委足以说明这个节目与其他音乐节目的不同,在这个舞台上甚至声音都不是唯一的衡量标准,创作才是制胜法宝。

歌手火风和儿子霍尊的父子情

霍尊和父亲火风同台

《中国好歌曲》上霍尊凭借一首原创歌曲《卷珠帘》唱哭导师刘欢,一夜间成为了2014年最先发力的乐坛新星。随后,他的身世也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原来他老爸就是曾凭借《大花轿》、《开门红》等歌曲火遍中国歌坛的沈阳籍歌手火风,母亲仲小萍则曾跟张行、吴涤清并称为上世纪80年代最火歌手。

因为再度获邀参加辽视马年春晚的录制,火风携儿子霍尊在1月11日回到了故乡沈阳。借此机会,北国、辽沈停停手晚报对这对父子进行了独家专访。

父说子:他的造诣我追不上了

霍尊帅气照

去年辽视春晚上,霍尊和爸爸一起合唱了一首《爷们儿干杯》。那时候,火风带着儿子在后台每每遇到老朋友,都会上前去介绍霍尊:这是我儿子!然后彼此寒暄几句。今年,这种情况突然变了。很多人见到火风会说:这就是霍尊他爸。

历史总是会有某些相似之处。想当年,火风的父亲霍焰是沈阳话剧舞台上的知名演员,更曾担任过沈阳市文化局局长。而火风最早曾是沈阳市话剧团的话剧演员。那时候无论他走到哪,别人都会先介绍:这是霍焰的儿子。直到《大花轿》走红,火风的名字前才脱离了霍焰儿子的前缀,那一年火风36岁。但是霍尊现在才23岁,我36岁才超过我爸,霍尊比我超前太多了。火风说。

说起《卷珠帘》唱哭了刘欢,火风直言:霍尊当时在家里,用电钢琴为自己伴奏演唱,用录音后,第一时间就发给了我。我当时一听就感觉到了这首歌的深度,这是一首好歌。我跟他说儿子,这歌得好好弄,唱法上可以再多些变化。这首歌让我感觉,我在很多方面已经不如我儿子,他的造诣我已经追不上了。

子说父:有这样的父亲我骄傲

霍尊牵着妈妈

虽然火风对儿子的音乐造诣自愧不如,但霍尊则更认可爸爸的歌更接地气,受众面更大,并且更羡慕老爸能唱出如此高的高音。因为演唱风格差别很大,火风很少会去教导霍尊该如何唱歌,但他会把不少实用的表演经验传授给儿子,比如他会告诉霍尊上台以后,不用刻意做动作,目空一切最好。另外他始终跟儿子说,要在音乐这条路上走得长远,就必须坚持原创,唱别人的歌会死得很快。

因为火风和前妻在霍尊很小的时候便离异,而今霍尊的事业发展又一飞冲天,父子俩一年中见面的机会也变得很少。当问火风:您觉得您这个父亲合格吗?火风坦然回答:我觉得我够格。虽然我和他妈妈离异了,但是对他妈妈和他一直很尽责。到现在我们也是好朋友,我的现任妻子和她妈妈也是好朋友。霍尊有任何好消息,他妈妈都会先给我打,跟我分享。

对此,霍尊也十分认同:我虽然在单亲家庭成长,但我和其他孩子没啥两样,从小得到的爱不比别人少。我爸爸是个伟大的、尽职的父亲,我人生的每一步他都没有缺席,有这样的父亲我真的非常骄傲。

亲情故事

录制间隙也要回趟爷爷家

霍尊和妈妈拥抱

霍尊虽然出生在上海,但随后就被抱来沈阳,由爷爷奶奶抚养,直到5岁才从沈阳搬回父母身边。离开沈阳后,霍尊回家乡看望爷爷奶奶的时间也变少了,特别是现在工作和学业两头都要忙,祖孙间要想见个面着实不容易。

1月11日,霍尊乘坐早班机抵达沈阳后,马上就赶往辽宁电视台进行彩排,直至下午4点才有了一些休息的时间。而晚上录制正式开始的时间是在8点,霍尊作为开场歌舞的表演演员,需要7点就化好妆,做好登台的准备。中间就这么一点点的空余时间,但火风坚持要带儿子去爷爷奶奶那里看一眼。下午4点半排练完自己的歌曲,火风就风风火火回到休息室,一边招呼儿子穿外套,一边自己赶紧换了条厚裤子,爷俩直奔铁西滑翔爷爷奶奶的住处去了。

霍尊和父亲火风出席活动

祖孙间近两年没见面了,这一次重逢却只有短短半个小时。但火风还是很开心,他跟说:不管时间长短,这是培养孩子的一种孝心。我们俩从家里走出来,我看到霍尊眼泪含在眼眶里,他跟我说爸,爷爷奶奶老了很多。我今后每年一定回沈阳一趟。儿子能这么说我真的很感动。

而除了爷爷奶奶,霍尊最想念的是沈阳的雪。霍尊说每次一想起沈阳,就会想起小时候在沈阳玩雪。雪化了,小区院子的围栏就会倒映在雪水里,那时候还有点大舌头的他会兴奋地跟爷爷奶奶叫喊水里有折。其实我想说的是水里有蛇!说到这里,霍尊忍不住自己先笑了起来。

火风:咱爷俩反差天上地下

霍尊深情演唱

其实,火风起初并不支持霍尊走他的老路。火风觉得儿子不太适合在这个圈子发展,因为儿子的性格比较软,也没有特别强的表现欲望。在这一点上,

霍尊的父亲竟然是火风霍尊是星二代来头大揭

他和前妻也就是霍尊的妈妈仲小萍想法一致。甚至在当初霍尊报考大学时,母子俩还发生过分歧,霍尊想报音乐学院,可妈妈仲小萍劝他学音乐风险太大了,埋没的人才太多了,哪辈子才能轮到你出头?不如先学门技术,能养家糊口。最终霍尊认可了家长们应该把音乐当做爱好十、避免烦恼成心病而不是工作的观点,报考了工商管理专业。

毋庸置疑的是,霍尊的音乐才华来自于这个家庭的熏染。霍尊回忆说,小时候家里就没停止过播放音乐。而让儿子学习弹钢琴则是火风的主意:音乐的路不想让他走,但是从小培养个兴趣,通过钢琴手势锻炼小脑平衡感,这是我希望的事。

霍尊妈妈近照

当时刚满7岁的霍尊跟火风提出要礼物,但既想要电脑又想要钢琴,火风很严肃地回复儿子,只能二选一,最终霍尊选择了钢琴。我尊重孩子的意见,但是我也会把丑话说在前面,我跟他说钢琴可以买,但是买来了不弹,我就给你砸了。这是给他一个信号,要学就学好,弹上去,手就不能下来了。我们家教育方法就是这样,我不会反对你,但是你一旦答应了就一定做好。没想到孩子很争气。后来每次钢琴考级都能跳级,我对此很欣慰。火风说。

有时候火风也会调侃儿子,咱爷俩的反差真是天上地下,你是雅到天上了,我是俗到地下了。对于霍尊在中国传统文化上的造诣,火风很感谢自己的父亲:老爷子在霍尊小时候给了他很多熏染。孩子在那玩,我父亲就会在一旁大声朗诵《三字经》、《唐诗三百首》,小孩即使不感兴趣,你念多了他也会跟着念的。这是我们家的经验,你不用刻意让他坐下来,一字一句去教,那样会有逆反心理。

霍尊父亲火风变活佛 母亲重返舞台泪洒现场

霍尊和父亲火风旅游照

昨日,一则霍尊爸爸唱红了《大花轿》却当了1很可能会给对方沉重的压力1年活佛仁波切的将著名歌手火风推向了各大版面头条。新生代歌手霍尊星二代的身份再度受到热议,其母仲小萍重回舞台泪洒不插电现场的热度同样因此而持续飙升。

虽然霍尊自小就开始了单亲生活,跟着母亲仲小萍长大,但却比其他单亲孩子要幸福很多。红尘依然有牵挂,当了活佛闭关修行的仁波切(霍尊爸爸)在2012年霍尊某音乐节目比赛的淘汰赛时,曾因节目组联系而立即驱车前往录制现场给予儿子支持,听着儿子的歌,修行11年的仁波切留下了热泪。

霍尊和父亲火风飙歌

跟爸爸不一样,母亲仲小萍对儿子霍尊的守护与支持则要低调许多,多年来一直在背后默默付出与陪伴,直到霍尊在南京做自己的首场个唱,即不插电。当晚,离开舞台20多年的歌手仲小萍因为儿子首度回归,以不插电简单、纯朴的演唱形式带来了扬州话版的江苏民歌《拔根芦柴花》以及母子跨年代合作的一首经典红歌。母子的对唱不仅展现了不一样的时代色彩,更展现了他们的母子情深。可怜天下父母心,情到浓时,仲小萍当即向不插电主办方以及到场所有人由衷的鞠躬致谢,泪洒现场。血浓于水,情浓于泪,在儿子的首场不插电上,仲小萍深藏了20多年来的泪水倾泻而出,泪水中饱含着对儿子的自豪与疼惜。不仅仲小萍泪洒现场,霍尊与母亲仲小萍在舞台上温情相拥的画面同样催泪了现场每个观众。

而仲小萍的惊喜出场,既让我们体验到了不插电现场的温情,同时让我们见识到了中国传统民歌的多样性和它的时代情怀。

虽然霍尊的父亲火风是很出名的歌星,母亲也是在中国歌坛占据一定地位的仲小萍,但是他还是依靠自己的力量去奋斗。对于星二代来说,家境的富足以及背景的雄厚,完全可以不用依靠自己。但是霍尊就是这样做了,很值得尊敬。

安全控制系统价格
老化实验箱报价
有毒气体探测器价格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