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武极破天传 第213章 玉铭花

发布时间:2019-09-26 03:03:30

武极破天传 第213章 玉铭花

洗礼这类的机缘,可遇不可求。能够吸收将近一半的洗礼之力,段云收获的好处自然也是巨大,不仅肉身得以蜕变,就连境界,也是借此迈入了九级大武师的行列。

平心而论,段云很不想就这么结束。但同时,他却也十分清楚,自己的身体刚刚经过重铸,并不适合做更深一步的突破,若是再勉强继续下去,极有可能会适得其反。

并且,这洗礼毕竟本来是属于八皇后人的福利。作为一个外人,能够从中分得一大杯羹已经不错,如果过分贪婪的话,一直站在自己这边的震风或许不会说什么,但其他几位少主,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看了看全力吸收着洗礼之力的百里枫,又扫了一眼正怒目而视地瞪着自己的少主们,段云耸了耸肩,无奈地说道:“不好意思,刚才一不小心吸收的多了。不过尸蚊的问题总算是解决了,接下来大家自便吧……”

“哼!”少主们的口中都是不约而同的传来一道冷哼。显然,对于段云,他们极为不满。但毕竟前者在巨大的诱惑面前最终选择了退出,再加上尸蚊们也在有规律地离去,所以他们一时也不好再多说什么。

摆平了眼前的麻烦,段云的目光看向了广场中央的某处。因为,随着境界的提高,他的感知力也是强大了不少。在那里,他分明能够感觉到,似乎是有着一种异样的波动,在若隐若现地传来。

“难道此地还藏着其他秘密么?”

感受到这种波动,段云的瞳孔不禁为之一缩。好奇之下,他迈步向前走去。

出现在眼前的是一处涌泉。岁月的变迁,早已将周围的一切破坏的有些残缺,然而这处涌泉却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一汩汩清澈的泉水,正从地底之下不断地冒出,发出一阵阵悦耳的叮咚之声,而先前那种波动,便是从此处传来。

“奇怪,此地本是作为洗礼之所,为何会突兀地弄出一池涌泉?看来这处涌泉绝不仅仅是为了装饰……”

想到这里,段云也就不再犹豫。他纵身一跃,便是跳入了涌泉之内。

“啊,好冷!”

一股彻骨的寒意,从四体百骸的毛孔之中渗透而入,即便以段云此刻的肉体强度,也不禁打了一个冷战。他顾不得去思考其中的原委,深吸了一口气,便一头向着泉眼的深处扎去。

随着不断的深入,泉水的温度愈来愈低,段云的行动也是变的越发的艰难。就在他几乎已经无法坚持之时,却突然发现,视野的前方,朦胧地出现了一处水晶雕刻的棱形台座,而此时,在那台座之上,一株青绿色的奇异小花,正在缓缓地随波而动。

望着这株小花,段云的眼瞳骤然缩成了针尖大小。一种无法形容的炽热,从其漆黑的眸子里,迅速地蔓延开去,很快便是毫无遮拦地出现在了他清秀的脸庞之上。

这株小花,极具灵性,在水波的荡漾下,时而弯曲成垂柳之状,时而又紧绷的犹如一柄无坚不摧的利刃,道道寒意,正从其不断地变化之中,散发出来,将那一池涌泉,都变得奇冷无比。

“玉铭花!终于是找到你了……”死死地盯着这株小花,段云紧抿着嘴唇,可即便是这样,他脸上的肌肉还是有些不由自主地抽动着。

虽然并未亲眼见过,但从凌易的描述中,段云对此花也有了大概的了解。如今这令自己魂牵梦绕的东西,竟出现在眼前,这难免使他狂喜起来。

然而,这种狂喜并没有持续多久

武极破天传  第213章 玉铭花

。就在伸手想要将玉铭花收入囊中之时,段云却突然地警觉起来,因为,他感觉到,一种无法形容的恐怖压力,正锁定着自己。

“小辈,你是何人,竟敢觊觎我的养魂之物!”

循声望去,只见一颗硕大的头颅,不知何时已然出现在那水晶台座之后,而这道声音,正是从其口中发出。

其实,与其说是头颅,不如说是骷髅头更为合适。它原有的血肉早已褪去,只有一层薄薄的新生血肉,紧紧地贴在骨头的表面,看上去如若无物。甚至若非是其轮廓明显与人类不同,段云几乎无法判断来者的身份。

“晚辈段云,急需此物用来恢复爷爷的魂魄。你莫非便是九冥前辈?”虽然心中已经有了答案,但在回答完前者的质问后,段云还是小心翼翼地问道。

对于前者居然能够叫出自己的名号,九冥也是显得有些意外,它微微点了点头,但接着空洞的眼眶中便是射出了一种凌厉的光芒:

“看在你还有几分孝心的份上,老夫便不计较你擅闯此地之过……不过,你非八皇后人,却为何能够来到我专为他们设置的洗礼之地?”

“事情是这样的……”

面对九冥的质疑,段云不敢有丝毫的隐瞒,将发生的一切原原本本地讲述了一遍。

“罢了,人、妖两族已经势衰,若再有门户之见,只会加速灭亡。并且,这玉铭花对于老夫而已用处已然不大,赠送于你倒也无妨,但却有个条件……”

“前辈请讲。”见九冥的神色有些缓和,段云心中的石头也是放了下来。

“你既然知道我的来历,想来也应该知道我因何陨落。老夫的条件便是,有朝一日,你必须将我身体的其他部分集齐,而为了保证不毁约,我需要在你的身上下一道禁制……”九冥犹豫了一下,缓缓说道。

“禁制?”

“这禁制中会封存我一小部分的力量,它固然是对你的一种掌控,但也并非全是坏处,关键时刻能救你一命也说不定,不知你可愿意接受?”见段云有些不情愿,九冥顿了一顿,接着说道。

“这……”段云的眼珠转了一转,衡量着中间的利弊。片刻之后,他方才拿定了主意,朗声说道:“这么说来,若是晚辈再拒绝的话,倒是有些不通情理了……”

“懂得取舍,孺子可教!”

九冥仰天一笑,接着便见一道白光从其眉心之处直射出来,迅速地没入段云的泥丸宫中。而由于失去了这部分用来作为禁制的力量,它骷髅头上的色泽也是跟着暗淡了几分。

收起了玉铭花,段云也就不在此地过多的停留,他向着九冥深施了一礼,接着便是转身循着来路而去。

望着段云的背影,骷髅头的口中发出了一声轻叹:“小小年纪,凭借自己的潜力和资源,能够到达这一步也是难能可贵。虽然将一部分希望寄托到别人身上,终究是显得虚无缥缈了些,但此子若是不忘初心,我九冥未尝便不能等到回归那一天。天帝啊天帝,未来的战争,我倒是有些期盼了呢……”

武汉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武汉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武汉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武汉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威海妇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